?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Master List

I'm currently translating Sherlock BBC fanfics under the permission from authors. And here's a list of work that I have translated from English to Chinese: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80278

翻译(暂存待删除)

归剑是其中一篇我很喜欢的福华同人文,有兴趣可以到http://www.mtslash.com/viewthread.php?tid=12690&highlight=%B9%E9%BD%A3 这里观看,不过可惜的是,归剑目前应该只有中文版。这是为它创作的插图:

“The Sheath And The Sword” is a Johnlock fanfiction that I liked, please click here to view it if you are interested. Unfortunately, it is only available in Chinese now. I have come up with s series of artworks based on selected scenes from this work.

以下文字版权全属《归剑入鞘》by tangstory

All rights of the texts belong to “The Sheath And The Sword” by Tangstory.

----------------------------------------------

John的角度只能看到Sherlock的背面——全裸的背面——上午九时半的阳光从半敞半合的窗帘中照进来,房间里半点不昏暗,他能清楚地看到床上颀长赤裸的人体,每一块肌肉、紧实瘦韧的腰线、修长的双腿。 淡金色的阳光像一块轻柔透明的布料,恰好横亘着搭在他的臀上……

John could only have a glimpse on the back of Sherlock, a back that was completely nude. The 9:30 am sunlight shed through the half closed curtain, the room was not dim at all. The pale golden sunlight, which revealed his naked and slender body, every piece of muscle, tight waistline, as well as long legs, splayed on his arse like a piece of sheer, translucent cloth.

----------------------------------------------

但在他的手落到对方的手上那一刻,Sherlock却轻巧地将手掌翻转,虚虚握住他的手,只是握着,并没有用力,那似乎只能算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绝无任何其他含义,但John再次悲哀地发现,自己曾经稳稳持枪射杀过一个连环杀人犯的手在那一刻无法自抑地抖了一下。

As soon as his hand fell on John’s, Sherlock flipped his palm over easily and held the other man’s hand lightly. He did it without using any effort, as if it was something he did subconsciously without further intentions. But John had painfully realized that his own hand, the hand that has held the gun to shot a serial killer, couldn’t help but trembled.

----------------------------------------------

“我恨下雨,really hate!”Sherlock紧跟其后钻进出租车,报出贝克街的地址,而后才像终于感觉到了这股极不可人的冷空气,嘀嘀咕咕地在John身边缩成一团,像只被淋塌了毛的猫一样拨弄他沾满雨水的卷发。

“I hate rain, really hate!” Sherlock followed him into the cab and mumbled the address of Baker St. to the driver. Then he became aware of the intolerable cold air, grumbled and recoiled himself next to John, played with his dampened curly hair like a drenched cat.

----------------------------------------------

当然John并不知道此时正有另一个古怪的天才隔着一百多年的时光陪伴室友思考,他只是在琴声伴奏下琢磨着明天该用什么理由向诊所请假——Sherlock可别想一个人跑去面见什么变态连环杀人犯,自己绝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Of course, John would never be aware of the fact that at this moment, another eccentric genius was serving as an companion of his flat mate while the other man was thinking. This occurred across the age of over a hundred years. Sherlock cannot meet the psychic serial killer alone by himself, because he wouldn’t allow such thing to happen.

----------------------------------------------

John看了Lestrade一眼,跟着Sherlock进了审讯室,回身关好门,转过头正见Walter Sickert饶有兴味地把自己从头打量到脚,硬要说的话,那是一种“评估”的眼神。Sherlock并没首先开口,也没在椅子上坐下,双手抄在裤袋中立在审讯桌前,定定望着桌后的人,表情一如既往地傲慢。

John glanced at Lestrade before following Sherlock into the interrogation room. He closed the door and turned just in time to see Walter Sickert interestedly studied him from head to toe. “Evaluation” is the closest definition of his look. Sherlock didn’t initiate the talk, neither did he sit on the chair. Instead, he left his hands in the pocket and stared at the man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table in his usual arrogant way.

----------------------------------------------

GOD,总之Sherlock的‘工作’肯定会嫉妒这个的,毕竟它永远长不出一张嘴来跟他接吻……呃,希望不会嫉妒到要跟他离婚的地步……”John胡乱揣测了一下同居人婚姻状况,同时隐约感到自己正在慢慢往下滑,被Sherlock的体重——以及那个该死的完美的吻——压得逐渐躺倒在床上。

John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内裤是什么时候被扒下去的——顺便一提某位倒霉的探长也总为自己上一秒还好好呆在西装口袋里,下一秒就不翼而飞的警官证感到困惑不已——直到他们结束了那个漫长的、八成会被Sherlock定性为“无聊的唾液交换行为”的吻。

“GOD, Sherlock’s work must be jealous about this, after all it would never have a mouth to kiss with him…eh, hopefully it won’t be jealous enough to file for a divorce with him… “ John wondered wildly about the marriage status of his flatmate, and faintly felt that he was sliding downwards. He was crushed on the bed by Sherlock’s weight as well as that damn perfect kiss.

Yet John was totally unaware of when he had lost his knickers, by the way, just like one pathetic DI never knows how his badge flew away from his pocket. Till the end, they finished that long kiss, which would have been defined by Sherlock as “boring, meaningless exchange of saliva”.

----------------------------------------------

画中是一个房间,没有什么摆设,只有四面光秃的墙壁和一扇小窗。

房间中央有一把椅子,Sherlock Holmes就坐在那把椅子上,看上去……看上去宛如置身王座。

那正像一位被囚禁的君主,但与此同时又让人觉得其实这房间根本关不住他——只要他想,随时都能从那把椅子上站起来,走出去。

John不大懂艺术,不过不得不承认对方画得十分不错,即使是外行人也能感到画面中那种充满张力的“蓄势待发”之感。

[有参照照片,哪张大家应该都知道嗯]

There was a room in the painting, an almost empty room with bare walls and a tiny window on one side. A chair was placed in the middle of the room and Sherlock Holmes was sitting right there, looked… looked like he was on a throne.

He resembled an imprisoned king, yet this room seemed to be too futile to keep him. As long as he wished, he could just stand up from that chair and walk right away.

John didn’t understand art, yet he had to admit that it was a masterpiece. Even amateurs could sense the fully blown tension there.

----------------------------------------------

或许是因为对方的命令语气——当然更可能是因为他握着自己的手——John确实觉得头没那么疼了,肩膀上旧伤口也像只被搔着下巴的猫一样老实下来,渐渐陷入深眠。

半睡半醒时他觉得对方的手指似乎在无意识地抚摸着自己手腕内侧的皮肤,规律地、轻缓地,但也可能仅仅是自己的幻觉。

Maybe it was the commanding tone, or maybe it was more of the hand that held his own, John felt that his headache was relieved, the old wound on his shoulder submerged like a tamed cat and he fell into a sound sleep.

He faintly sensed the other man’s fingers brushed through his inner side of the wrist subconsciously, regularly and softly, or it could just be his illusion.

----------------------------------------------

下面的话Sherlock没能说出口,因为John突然把他拽过去吻了他。

并非是个深吻,最多只有两秒John便放开自己的同居人,转而握住他的手。

“虽然我要声明我并不需要什么‘体贴的安慰’,”Sherlock反手回握住,露出一个讨人厌的,皱皱巴巴的假笑,“但是说实话,正常人的安慰方式还不错。”

Sherlock didn’t finish his sentence as John suddenly leaned over and kissed him.

It was not a deep kiss, lasted for no more than two seconds before John withdrew and held his flat mate’s hand instead.

“Although I have to claim that I’m not a big fan of any kind of ‘sweet comforting measures’,” Sherlock flipped his palm and held his hand, revealed a condescending smirk,” but the fact is that, the comfort from ‘ordinary people’ still feels good.” 

----------------------------------------------

Any comment?”John按下发送前抬起头看了看Sherlock——他知道这个结尾写得可能夸张了点,但是……Come on,那是他男朋友,他当然有权利在想赞美他时就尽情地赞美他。

Well,虽然不知道‘Harry Potter挥动魔杖施展守护神咒’这事儿到底有多令人惊叹,”Sherlock突然笑起来,弯身在John额头上轻巧地吻了吻,“不过听上去不错。”

“Any comment?” John looked up at Sherlock before hitting the “submit”. He knew that the ending might be a bit over-done. But, come on, Sherlock was his boyfriend and he had all the rights to compliment him as much as he wanted to.

“Well, although I don’t get the greatness of ‘Harry Potter waved his wand and cast a Patronus Charm’,”Sherlock smirked and bent to kiss John’s forehead,”it still sounds good.”

----------------------------------------------

那一天Sherlock只是突然抬起头——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想要抬起头看看天空,总之他这样做了。

于是他看到夜空高远,群星闪耀。

Its beautiful

At that day, Sherlock just looked up casually, he didn’t even know why he wanted to see the sky so desparately, yet he did it.

And then he saw the night sky high and faraway, with numerous heavenly bodies glinting inside.

It was beautiful.

分级:NC-17

声明:货车那一幕是从The Last Enemy借鉴的。这些角色不属于我。我不谋取任何利益。

授权:That is so sweet. Yes, please, translate away. Can you send me a link when you're done? I won't be able to read it but I think it would be neat. Thank you! - hyacinth_sky747

原文:http://sherlockbbc.livejournal.com/3028337.html
摘要:Sherlock喜欢动眼,却不喜欢动手(译者乱入:这是关于怎样引诱无性恋走上NC17道路的教学案例)



Seven Hours in the Sun/阳光里的七小时


0.

Trevor Lynch其人救了John Watson医生和Sherlock Holmes的性命。尽管这并非在他计划之中。他同这两人素未谋面,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存在。他从宿醉中醒来,渴得要命,于是在回家路上买了瓶冰茶。茶装在玻璃瓶子里,而Trevor开车时摇低了窗,好让新鲜空气复苏自己的神经。他想回家。想躺床上去。

一辆货车在他前面突然来了个急刹车,Trevor骂骂咧咧地转了个弯。瓶子从他手里飞出去掉到了路面上,砸成碎片。Trevor缩了下身子。他不想乱扔垃圾的。再说他还渴得厉害。他依旧往前开。最终,他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

1.

John在头脑中列出一堆‘寒冷’的同义词。霜冻,冰冷,酷寒,都他妈的快把我屁股冻掉了。Sherlock注意到这里的温度远比正常气温来得低,但也没太在意。他闭着眼,双手举起按在头侧,脑筋飞快地转动。那是他的弱点。当他陷入冥想时总会闭上眼,要不是他那样的话他们大概也不会被抓了。

“我们又撞上这种事啦,”John说。他在打着抖,一半是因为寒冷一半是因为恐惧,他们身处这辆货车的后车厢里,颠簸不平。一个男人坐在他们对面,手里拿着把巨大的枪。其实没必要。用小枪的效果也一样。

“脱掉,”他说着,把一个盛着袋子的黑箱子扔到他们跟前。“放到那里面。全部脱光。”

John抬起头飞快地扫了Sherlock一眼,对方已经在解他的围巾了。于是他知道没得戏唱,动手將毛衣拉过头顶。

终于他们弄完了:衣物,鞋子,袜子,手表,统统放进袋子里。男人打开窗把东西扔到了街上。那窗不大,他们肯定出不去。随后男人敲敲把他们跟驾驶舱隔开的那堵墙,扔给他们两块毯子。

过了一会车停了。男人走了出去,只剩下他们。车又开始往前开。

“怎么回事?”John问。他试着用毯子裹住自己,可那毯子实在小,根本没法把他完全裹住。而且那毯子根本不暖,只是一块薄薄的棉布。他打着抖把双膝蜷到胸前,试图维持身体的热度。

“Mycroft。”

“Mycroft? 是Mycroft干的?”

Sherlock转转他的眼珠。“当然不是。他可不会威胁要杀了我们,对不?”

“但你说是Mycroft。”

“Mycroft在我们的衣物上作了标记,那样他才能随时找到我们。他们知道了这件事,但不知道标记作在哪里。”

“所以他们就要我们把衣物全部扔掉。”

“没错。或许还有另一个理由。”

Sherlock没细说。 John看得到他眼中的思绪在荡漾。他有一百个问题要问。他们是谁?他们要把我们带去哪?我们会死在那里么?

“那么,另一个理由是什么?”

“低体温症。会让人迟钝,变傻,无法思考。”

那可不妙。Sherlock的大脑是他们此刻仅存的武器。

John不由自禁地颤抖,他并不打算克制自己,这是身体抵御寒冷的本能反应。如果他不发抖,倒该担心了。Sherlock没有发抖,但John觉得他只是还没开始。或许他在用大脑取暖。

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John感觉不到自己的脚了。这不是好事。他的身体正努力把所有血液集结到中心。Sherlock紧紧地贴在他身侧,开始颤抖。

“对了。躺下。”

Sherlock眨着眼看了他一秒,但John不用解释。这是逻辑。这是他们唯一理应作的选择。

货车的地上铺着粗糙的毯子。他们躺下来,將毯子裹在身周。John感觉自己像发了病似的,抖个不停。

“你的嘴唇发蓝,”Sherlock注意到。

“没错,我感觉不到我的脚了,还有我的鼻子。”

Sherlock把他拉得更近点儿。 他搁在John背上的手简直冷得像冰块。John把自己的脸埋进Sherlock的胸膛,现在不是计较个人空间的时候了。这个时候,Sherlock的身体并不属于个人空间。这个时候,Sherlock就是John的热源。是John的太阳。或许在Sherlock来说,John也是如此。他大概早就忘记他并不喜欢肢体接触,因为他把腿搁上了John的臀部,并且将他紧紧地拥在胸前。

“把你的手放在我们俩中间。你的枪法比我好,所以你应当保持手部暖和。”

“Sherlock,我没有枪,”John说着,但他依旧将手放在了他们中间,手掌贴住自己的小腹。

“现在没有,以后或许会有。或许我能想一把出來。弄一把出來。”

这话毫无理性。Sherlock讲话总是这样颠三倒四,可不是因为John太笨了听不懂。

“我们不能睡着,现在睡着很危险,”John说。

“我知道。告诉我点什么。告诉我太阳系的事,所有你知道的。”

John开始给他讲九大行星。太阳。小行星。大红斑。光环。甲烷海洋。火星探测器。彗星。黑洞。星云以及新星。

“或许他们会这么一直开,直到我们死去。” John打了个哈欠。其实被冻死应该还挺舒服的,就此看来。

“不,别那样。不要放弃。告诉我有关太阳耀斑的事。扑打海滩的潮水。温暖的东西。”

John已经不抖了,Sherlock用他的手上上下下地抚摸John的臂膀。

“讲点温暖的东西给我听,”Sherlock追问道。

John讲起了阿富汗。那里很热。明亮。那些男孩们死去的时候,眼里充斥炽热的泪水和疼痛的泪光。他们放在他手里的手也是炽热的。当他被射中时,他的血是热的,而他的疼痛是明亮的。

Sherlock在他那里捏了一把。他受伤的肩头。很重。John猛地打开眼尖叫出声。炽热的怒意令他沸腾。

“别睡着,”Sherlock说。

货车颠簸着。转弯。被刺破车胎带来的颠簸令得他们俩撞上了对方的身子。车撞上了Trevor Lynch那只被砸破的瓶子。当警察们赶来帮助抛锚的车辆时,Sherlock在车厢里发出一声刺耳的呐喊,他狂叫着,用拳头砸墙。

后车厢门打开了,手电的光线照射进来。John觉得那是阳光。

2.

John有时会做蠢事。他会穿过整个伦敦城,只为给Sherlock递个手机或是拿个钢笔。没错,他有时被支使得团团转,也生气,但他并没有太过在意。他做了那些事情。把Sherlock的手机递给他。从桌上拿支笔给他。

Sherlock除去了那个变数。支使。他坐在厨房里,而John在楼上,在床上睡觉。他开始拨电话,让铃声一直响直到John接电话。

“我饿慌了,” Sherlock说完就挂掉电话。


几分钟后John咚咚咚地下了楼,身上套着件难看得要命的毛衣,满脸怒容。他乒乒乓乓地捣弄着盘子,重重地关上冰箱门,把一盘三明治放到Sherlock面前。

“我在睡觉。”

“唔,”Sherlock说着,咬了一口三明治。

“你上次吃饭是什么时候?”

“你干嘛明知故问?”

John自有他观察入微之处,并且非常合Sherlock的心思。John会注意到那些让生活更加舒适的小细节。像是吃的,牛奶有没有变酸,衣服是不是该洗了,枪支里的子弹有未上膛。

有时他会忘记带上枪。那是Sherlock的职责。

Sherlock叫John替他从外套里把手机掏出来,那件外套此刻正穿在Sherlock身上。John气得冒烟,但还是照做了。

事实是,John需要自己有用。他希望自己有用。哪怕毫无意义,他也希望觉得自己有用。为了让自己觉得有用,他上了战场。他握住垂死士兵们的手,哪怕他们毫无生存希望。他为他们注射吗啡,在子弹呼啸而过时,用自己的身体掩护他们。

John会用他的身体掩护你。用他垂死的血液温暖你。像是爆炸的星球化为超新星,好让这个宇宙看上去温暖些。像是重历地狱的烈火,好让你胸中的呼吸不至于冻结。他还会做什么?

 
“我想喝些茶,多谢你,”Sherlock说。

John正坐在沙发上,电视机前。Sherlock简直是在帮他的忙,因为那节目太糟糕了。John狠很瞪了他一眼,但还是起身做茶。

“我在看电视,你就不能自己动手么,”John一边把杯子搁到书桌上一边说。

“你喜欢帮我做事。”

John哼了一声坐回他的扶手椅里。

“为了我,你什么都会做。”

John望向他。“我也有底线的,Sherlock。”

“真的?我还以为如果我需要的话,你会愿意掏出你的阴茎来自慰。”

 

John嗤之以鼻。“你才不会需要那个。”

“如果是为了解决一个案子呢?”

“没有案子需要那个。”

“说归说,如果我真要的话你会做的。”

John坐在椅子里一动不动。他的脸上一片空白,看着电视的眼神过于用力。

“如果只是因为我想要呢?”

John在椅子里动动身子,腿稍微打开了一点,不多,不明显,但Sherlock还是注意到了,尽管John自己并没有注意到。

“你真的?想要那个?”

Sherlock感觉一股难以名状的情绪涌上脑海,那像极了在泳池那一刻,他看到John从更衣帘后走出来时的心情。那是一片空白。就好像他的脑子在瞬间被清空了,而他的心脏也随之停止了跳动,漏掉一拍。就好像他站在断崖尽头,脚下是布满云雾的无尽虚空。悬崖底下或者有刀山火海,或者甘美如饴,他不跳下去就不会知道。而Sherlock明白,自己总会跳下去。

他轻轻点了一下头。

John瞪着他,等他回心转意收回这句话,等他微笑,移开视线,不以为意。

可Sherlock没有。

John撅起了嘴,仰头望着天,解开裤子上的扣子。Sherlock又轻轻点了下头。他觉得脖子都僵硬了。

“好吧。好吧,”John说。

他拉开自己的裤链,扯下裤子至大腿,然后坐在那,毫不在意地回望Sherlock。他的阴茎半勃,脸颊泛红。

Sherlock缓慢地站起身。John的双手搁在腿上紧握成拳,颤颤地呼了口气。

Sherlock坐到了沙发上,近些,看得清楚。

“这很奇怪,Sherlock。”

“真的?不是我的领域。肢体接触。”

“太阳系也不是你的领域,可你身在其中。你属于它。这个也一样。”John低头示意自己裸露的裆部。“再说了,你也碰触别人不是么。不仅仅是在生死关头。你一直都亲Hudson太太的脸。”

“那不一样。我现在只想看着。”

John点头。“好吧。可以。那……”他没把话说完,把阴茎捉到手里开始摩挲。“你自己也这么干过,是么?”

Sherlock点头。他的脖子依然僵着,喉咙紧得厉害。

“有看过别人这么干吗?”

“电影里。 这个更好。”

John笑了。“很好。荣幸之至。”

“你真该把衣服脱光。”

John闪动着打开了眼。“别挑战我的底线,Sherlock。”

“那就下次吧,”Sherlock说,John颤抖了,他的手加快了动作。

“你必须碰触我,Sherlock。过来。”

Sherlock没有动弹。他僵在了沙发上。John沮丧地哼了一声。

“不是……你不必……只要跪在我面前把你的手放在我膝盖上就好。你甚至不用碰到我的皮肤。”

Sherlock迟疑了,但他之前已经碰过John膝盖以外的地方,他曾经把John赤裸的身体拥在自己胸前。可那时是不一样的,没错。那时他们必须那么做。排斥一切的理性,Sherlock现在依旧想那么做。那个念头仿佛从John半阖的眼中直泻而下,那个念头仿佛深深地植根在他胸腹中,促使他跪到地上,在地毯上支起身。

当他把双手搁到John膝盖上时,John猛地阖上眼,呼吸急促。从Sherlock身处的位置,可以闻到他的气味,感知到他的温暖。John的臀部颤抖着离开了椅座,他到了。Sherlock的名字从他嘴唇中吐溢而出。

过后,John一动不动地坐在那,久久未睁开双眼。

“John?”

“上床睡觉。反正给我回你房间去。”

Sherlock把自己的双手从John的膝盖上拿下来,直起身走回卧室。

“明天见,”John静静地说。

“晚安。”

3.

“茶,拜托。”

John狠很瞪了他一眼,但还是从椅子上起身走向厨房,重重地合上冰箱门。

“如果你把它砸坏了Hudson太太可是会要我们赔钱的。”

John没回答,直接把茶杯搁到书桌上。他还没来得及坐下Sherlock就又开口。这样比较有礼节。

“这次,把你的衣服脱光。”

John僵住了。

“什么?”

“我说到‘下次’时你兴奋了。你的呼吸变得急促,你手在阴茎上的动作也加快了。所以这次把你的衣服脱光。”


John没有转身。他直接脱掉了衣服,站在灯光下,全身一览无余。Sherlcok轻巧地坐到地板上。John呼出一口气,扭过肩头好让他们之间的气氛轻松点儿。他坐下,微笑。

“还是很奇怪,Sherlock。”

奇怪这个词,跟怪胎的意思相似,但比较委婉。再说John也不是说Sherlock奇怪。而是指物。指这情形。John没生气。

“为什么?”

“大多人都希求碰触。也希求被碰触。”

“我不介意碰触。但我不喜欢被人碰触。我喜欢观看。”他是说真的。John感觉自己就像个犯罪现场。Sherlock的视线搜索着他,探求着他,记录着他,给他分门归类。

“昨晚你自己解决了吗?”

“是的。”

John看上去很吃惊。

“你喜欢那个?”

“当我想着你的时候,就喜欢。”

John的神情变了。那里头有一种Sherlock无法解读的微妙。John的眼神十分柔软。他在笑,可不是在奚笑。他的阴茎硬了起来。

“把你的手放到我大腿上。”

Sherlock把他的手放到John温暖的皮肤上面。他又能够闻到他的气味了。感受他的温暖。John不住用上边的牙齿咬着下唇。他大腿的肌肉绷紧,在Sherlock的手下颤动。Sherlcok把自己的头凑近了点儿,下巴搁到John的左膝上。

“操,”John说。他把那个字说了好几遍,然后他到了。Sherlock把自己的手指伸了过去。他的手指抚过John的小腹,然后他站起身来,预备回卧室。

John深深地吸了口气,捉住了Sherlock的手腕。Sherlock怔住了,可John只是在那儿印下一个吻,在Sherlock的手腕上,然后松开了手。

“晚安。”

“晚安。”

4.

John放下茶,脱掉衣服,坐到椅子上。

“听着,你根本没把茶喝掉。明天我可不给你做啦。”

“可以。你还会脱掉衣服么?”

John笑了。“我大干一场后通常睡得更香些。”

Sherlock已经把手搁到了John的大腿上。“你用手指干过自己吗?”

John坐在椅上往后仰头,呻吟一声。

“怎么?很奇怪?”

“非常,”John说,但他依旧在笑。

“你做过吗?”

“有时。没错。”

“做给我看。”这不是问题。

但John点头。“那你得亲亲我才行。”


“什么?”

“接吻?把你嘴唇放在我嘴唇上?把你的舌头伸进我嘴里?懂了么?”

“我知道那是什么意思,John。”


“很好。你得这么做。明天,我们就这么干。”

“为什么?”

“因为如果我们不这么干的话,木星的大红斑就要把金星吞掉了。”

“胡说八道。”

“真的?你怎么会知道?你已经把它删除了。”

Sherlock倾前身靠到他膝盖上,轻轻凑到John的耳畔。

“你说过的东西,我从来不删,”他呢喃着,温柔地將John的耳垂衔进他的齿间。John开始颤抖起来,就跟那晚在货车车厢里时一个样。Sherlock放开他的耳朵,把自己的脸凑近John的,近到可以感觉John的眼睫毛在他脸颊上眨动。他的鼻尖轻轻刷过John的,他的嘴唇落到John的嘴唇上面。

“哦老天,这会儿我可没法自行安抚了,”John喃喃道。“我会想要碰触你。

Sherlock抓过John的手腕,把它们高举过头,按到椅背。他张开嘴放由John进入。那是混乱,窒息和炽热。当John在渴求更多一点时,Sherlock却撤身。

“做给我看。”

John点点头,似乎为了确认。“让我到地上去,我得躺着。”

Sherlock扯动John的臀部,支起他的头,让他摊开身,在地毯上喘息。John蜷起膝盖,而Sherlock跪在他双膝之间。

“把我的腿拉开。”

Sherlock照做了。他望着John一手侵入自己的身体,另一只手环住自己的阴茎用力搏动,脸部扭曲。当John到的时候,Sherlock也不由得发出一声叫喊。

他直起身,站稳了,预备往卧室走。

“留下来。”

John语声很轻,可那话仿佛离膛子弹般贯穿了Sherlock。

“不行。我得……”

“在这里做就行。我不会偷看的。”

Sherlock硬得发疼。他想要把自己的脸埋进床垫,喊着John的名字,就跟他前几晚所做的那样。但John就在那里。在地毯上。看上去既安详又温暖。他在微笑。

不是嘲笑。只是微笑。

Sherlock回过身,躺到地毯上,凝望天花板。John翻了个身,离他远远的。Sherlock打开自己的裤子。

“我打赌你到的样子,一定很棒。”


但他没有看。John注视着沙发的底下,而Sherlock注视着John光裸的后背,在灯光下泛着微光,鲜活,温暖,触手可及。

“你到的时候,会叫我的名字么?”

Sherlock喊出来了,三次,他并不试图隐藏。


他弄完以后,John又碰触了他,用自己的手握住他的手,从沙发上扯了块毯子下来,盖住他们两个。

“睡吧。今晚睡个好觉。”

4.

下一晚,他们并没有接吻。再下一晚,再下一晚都没有。他们在伦敦四处奔走。Sherlock舞入险境。John被绑架了。再一次地。这回Sherlock救了他,还抓到了凶手。他还在苏格兰场,跟Lestrade一块。而John在221B,烹调三文治和汤水。夜色降临之际,Sherlock回来了。

“坐桌边去,开饭,”John说。

Sherlock甚至没跟他理论。他顶着两个大黑眼圈,但得意洋洋,心满意足。

“你真棒,”John说。


Sherlock对他回以大大笑容。“我想我今晚能睡觉了。”

“好主意。你已经太久没睡觉了。”John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但止住了话头。

“什么?”Sherlock问。“你想问我什么?”

“你打算睡楼上吗?跟我一起?只是睡觉而已。不会碰你的。”

Sherlock会喜欢那个的。他去过John的房间几次,除掉枪支和一些医疗器械外,那里再没有任何危险物品。那个房间干净又安全。换个干净,安全的地方睡觉挺好的。跟John一起。

“能稍微亲亲你么?那对我来说可是个大飞跃,像那样地碰你,我可不能退步。

John用自己的拳头抵着头。他累了。他微笑。“好吧,可以稍微亲一下。可你得睡觉。

Sherlock点头。“你叫Donovan滚她妈的蛋。”

John点头。他没后悔那么说。他不想再听到她讥嘲Sherlock。“你手里拿着枪的样子可性感了。”

Sherlock眨眼。John把桌上的盘子收走,扔到水槽里,可以明天再洗。他向着Sherlock伸出手。而Sherlock站起身,并没有握住他的手。

“我没事。我撑得住,”他说。

“不是为了扶你,我只是想拉着你的手。”

“哦,”Sherlock说。万千思绪掠过他的眼。他牵住John的手。John领着他踏上黑沉沉的阶梯。John房间的味道比Sherlock的好闻。闻起来就像John。John松开Sherlock的手,好让他们俩脱掉衣服。Sherlock脱得只剩内裤和袜子,钻进被窝。而John的动作比较慢。他把他俩的裤子挂进衣橱,然后在床沿止步。

“要点什么吗?水?”

Sherlock指指John的内裤。“你的衣服,全部脱掉。”

John用一根拇指勾住自己的裤带另一只拇指勾住被子,他飞快地扭出裤子钻进被窝,Sherlock根本没来得及看清。他失望了。他想要看。他想要看见。他把头埋进被窝,可里面太黑什么也看不见。下次他得带上手电筒。

“我喜欢你光着的样子。”

“我知道。”

“我们应当制订一条规则。John在贝克街221B时,必须光着身子。”

“绝对不成,”John说。

“我可以多付点房租,这样你就不用上班了,你就可以一直在这,光着身子。”

“我会被冻坏的。”

 
“我可以多付点暖气费。”

“那不管用。窗户经常被爆炸弄碎,墙壁经常被某人弄出个洞来。”

“我可以……”

John將一根手指的指尖抵上Sherlock的嘴唇。“亲亲我然后睡觉。不准说话。

他们懒洋洋地亲吻,睡意朦胧,舒适自在。随后,Sherlock陷入了沉睡。

“我们得牵着手。我喜欢那个,”Sherlock呢喃道。John用双手握住Sherlock的一只手,将它们统统抵在自己下巴上。睡着了。Sherlock也睡着了。

5.

他们睡到午后才起床,一块走去Angelo的店。在门口,店主热情迎接了他们,招呼他们坐去靠窗的台子。可John摇头。


“靠后的位子就好。”

于是Angelo给他们安排了个阴暗隐蔽的包厢座,John不用看菜单就点好了菜。

“给他多拿个盘子来。”

Angelo笑吟吟地走掉了。


“我不吃东西,John。”

“你没在办案。你得吃点。吃我的那份。”

Sherlock没回应他的话。

“这简直就像约会。”他说。

“这就是约会。”

“我们以前也来过,一起,那不是约会。”

 
“当然,不过谁叫我让你看过我用手指干自己了呢,所以现在我们在一起做的事都跟魔法般地变成约会了,事实皆如此。”

食物来了,Sherlock只是看着John吃。那本该很恼人。本该令John不自在,但并没有。

“你应当光着身子吃饭。”

“你应当吃饭。”

“我昨天吃过了。如果我们回家的话,你会不会光着身子吃饭?”

“不会,除非你尝尝这个。”John用叉子卷起意面,伸到Sherlock面前。Sherlock转转眼珠,但还是把面吃掉了。

“我也想那样。想喂你吃东西。”

John一听这话居然涨红了脸,他笑着摇头。“在公众场合可不行。”

“那么在家呢?”Sherlock冲着盘子里的食物点头,“我们可以把东西带回去吃。

“不行。你答应过今晚要亲我。我不是在演戏。”

“但你会光着身子?是不是?”

John点头。而Sherlock难耐地扭动了一下。

“如果你帮我一起吃,我们就能早点回家。”

Sherlock叹了口气,但他还是拿起叉子,开始吃。

他们回家的路上,天开始下雨,一来到起居室,Sherlock就开始扯John的毛衣。“你身上都淋湿了,把这些脱掉。”

“也没湿到那种程度。”

“我不在乎。脱掉。”

Sherlock坐进John的扶手椅里,John很爱那把椅子,所以也跟着一块坐了进去。他骑坐在Sherlock身上,光裸的膝盖抵在Sherlock的膝,舌头放进Sherlcok的嘴。Sherlock扶住他的臀,感觉既想把他拉近,又想维持距离。John把双手搁在椅背上,指甲 深深掐进靠垫,好让自己记得不要去碰。

Sherlock还穿得一身整齐,这让John不自在起来,让他感觉脆弱,让他颤抖,让他的血液如同火苗一般跳腾。

Sherlock反复触碰着他,用舌头,用嘴唇,时而用牙齿。他亲吻John的脸庞,耳朵和肩膀。他亲吻John的乳尖和小腹。他久久地吮吸John的嘴唇,在John的口中喘息。

John撤开身去,渴望呼吸。他的额头抵住Sherlcok的,他低头看到他们身体之间,他的阴茎。他硬了。上帝,他硬了。前液从那里渗出来。在Sherlock的衬衫前留下湿的印迹。

 这场景令John情热地呻吟。他稍微担心了一下Sherlock会不会生气。毕竟对方对衣着一直极其在意。他抬起头望向Sherlock的脸。Sherlock本来也低着头,但他抬起眼迎上John的视线。他的眼神暗沉,危险。

“对不起。”

“我要你在我嘴里。”

John摒住呼吸,拱起背。“哦上帝,是的,拜托。”

他试图向前耸动臀部,但Sherlock的双手牢牢制住了他。“你还坐在我身上,这样不行。”

John稳住自己的呼吸。“抱歉,你爱把我放哪都行。拜托,只要快点儿。”

Sherlock把John安置在地板上,张开John的腿,跪坐在它们之间。他举高John的胳膊,要他抓住椅子腿。

“你会记得不要碰我么?如果你抱住我的头的话就糟糕了。”

John点头。他不知道。他什么都想不了。他耸动臀部,仿佛在指望靠跟空气摩擦纾缓似地。Sherlock四处张望,发觉沙发上有一条他们两个中不知道谁遗忘在那的领带。他抓过它,敏捷地缠上John的手腕。

“行么?”


John赞同地呻吟。他全身通红,汗水和情欲令他无法睁开双眼。Sherlock将两手支在他大腿两侧,往前弯身。

John的身体绷紧得像弓弦,他咬紧下唇,抓紧椅腿。他喘息着呼唤Sherlock的名字,而他的声音,他的味道,John Watson在地板上扭动的样子令Sherlock情难自己。

完事后,Sherlock用袖管抹拭嘴唇。他的衬衫大概已经没法穿了,但他还会把它留着,留着,永远不洗。他松开John的双手。

“那太棒了。你真棒,”John说,“需要我为你做点什么吗?”

Sherlock迟疑了。“不用。但如果你喜欢的话可以看着。”

John侧过身,蜷起来,而Sherlock仰天躺下。John亲亲Sherlock的脸颊和肩头。“继续,我看着。”

当John看着的时候,双手不禁紧握成拳,他多么想碰触他。过了一会儿,Sherlock张开眼。“我能射在你脸上么,拜托?”

6.

Sherlock在水壶上留了个条。“ 见 Mycroft去了。SH.”

反正John也得去诊所上班。最近肠流感正大行其道。回來工作的感觉真好,终于可以跟不会把他支来使去,也不会用看傻瓜的眼神看他的成年人们打交道了。当John给第一个病人看病,并且告诉那位母亲说,他的儿子得了肠流感时,他还差点以为她会说,“演绎得好,医生,但我本指望你会得出更多讯息的。”

当然咯,她没那么说。Sarah古怪地望了他好几眼,不过John觉得那也正常,如果你爽了一个女人三次约,原因都是你被绑架了的话,她的这种反应情有可原。John让她提出分手。他自己可不怎么擅长提分手的事。

“你是个可爱的男人,John。只是我希望找个更……”

“正常?清醒?不那么可笑的人?”John帮忙补充道。

“更有安全感的人,”她微笑着说。“你以后总会伤透我的心。”

他们还是朋友,或者说至少是友爱的同僚,但她今天看他的眼神令他忍不住到镜前检查牙缝里有无食物残渣,裤链是否拉好,脖颈里有无咬痕。他看来一切正常,毫无异状。


当第二个六岁小孩吐了他一身后,John决定今天到此为止。他开始盘算是否该接纳Sherlock的建议,裸着身每天待在家里,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回家来。”

~还有两个病人要看。马上。~

John一边听着他最后两位病人列数症状,一边克制着不去看钟。完事后他匆匆赶出诊所,在外食店里买了点吃的路上解决。一旦他跟Sherlock在一块,食物的重要性就垂直下降,可这会儿他真的饿了。

Sherlock在John的房间里。他坐在床上,John的听诊器在他脖颈里晃个不停。John的医疗包大开着躺在书桌上,其余包裹扔了满地。

“那不是玩具,Sherlock。”

Sherlock对他怒目而视。“衣服。”

“你在做什么?”

“衣服!”

John叹气。他本该抗议。他本该至少叫Sherlock把听诊器放好。可他没有。几分钟后,他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上面是Sherlock。Sherlock把听诊器的听筒压上他的乳尖。

“太凉了,见鬼!”

Sherlock撤身,把听筒覆在两手间好弄暖它,不过并没有回应。然后他再度听上去。

“你在听什么?”

“只是采集原始数据。翻个身,拜托。”

John翻过身,让Sherlock把听筒按到他背上。Sherlock叫他深吸气呼气,他照做,感觉自己慢慢放松下来。

“有人吐在了你身上。两次。”

“哼。”

Sherlock翻身下床,开始在一个包里东翻西找。

“翻过身。”John再度翻身。Sherlock戴着乳胶手套,手里拿着把剪刀。

“你他妈的在干嘛,Sherlock?”

“我需要你的毛发。”

“我的毛发?”

“证据。”

“我犯了什么罪?”

“是为了数据。反正也不会痛。”

“这不是重点。你该问我行不行。”

Sherlock转转眼珠。“行么?”

John差点要说不。正常人都会说不。正常人一开始就不会容许这种事发生。“好吧。只是……你到底要做什么?”看来他果然不是正常人。

“为了观察你。”

“当然。”

Sherlock剪了他头上一簇头发,又打开他的腿剪了他一簇阴毛。他把样品放进证物袋里。随后,他用棉签在John的口腔内侧取了样。

“你要我的DNA干什么?”

“告诉过你了。我想要观察你。”

本不该如此可爱的。把你的阴毛和口腔细胞拿去实验室盯着看本不该浪漫的。但那是Sherlock。大凡事物都会令他厌倦的Sherlock。大部分人都只配得他扫一眼便弃之一旁的Sherlock。John感到无上尊荣。

这会儿Sherlock手里拿着注射器和止血带。John坐起身来。

“我来弄。”

“说真的,John,我足以胜任。”

“不……不行……不。”John一把抓过注射器。“不。”他借助牙齿绑好了止血带,抽完血,然后把它递还给Sherlock。

“我很干净,你知道的。我接受过检查。”

“是的。我知道。”

没错。典型。Sherlock知道。他该演绎出来John是那种每隔一阵就会去体检的人。军队。医生。但没人演绎得出他人是否携带HIV或是……

“你看过我的医疗记录。”

“我没有。”

不是谎话但……“Mycroft看过我的医疗记录。”

“推理得好,John。”

“这对我的隐私是种亵渎。你居然把我们的事告诉他。”

“没错。”

这本该很正常。跟自家兄长吐露性生活之类。但应用到Sherlock身上,正常就变得荒诞。

“你又不会告诉他你晚饭吃的什么。干嘛告诉他我们的事?”

“有问题?”Sherlock挑起了眉,他看起来,突然,变得警醒,这表情在他脸上可不常见。

“不。没问题。我并不以此为羞。只是那种做法太不像你。”

Sherlock 耸肩。“他反正都知道。”

“他怎么可能……”然后John记起了长焦镜头,衣服上的标记和小型摄像机。“不。等等。我不想知道。”如果他的私生活正在被大英政府监视的话,他决定拒绝知情。“好了么?要去实验室了?”

“不。我需要一些体液。”

“我才不会往杯里撒尿。”

“荒谬。你已经让我采集了你的血样。”

“不。不。我不在乎。不。你不准看我的尿液。”

Sherlock叹气。“那么躺下。”

John急忙靠上床头板,但他没有躺下。他不会让Sherlock离开他的视线。当Sherlock抽出下一件器具时他差点笑出来。

“我的医疗包里可没那玩意。”

“我知道。所以我给你拿来了一个。”

“我不需要内窥镜,Sherlock。”

“可我需要。我要用那个观察你。”

John紧紧闭上眼,咬住唇。他居然真的要做这个了。他要让Sherlock把那玩意塞进他的屁股。他会因那而兴奋。一想到那个,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硬了。他打开眼。

“很奇怪?”

“有一点。”

“我还给你拿了个新的肛塞来。你原来那个颜色不对。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们可以先试试那个。”

 
John从床头板上滑坐下来直至平躺。“你把我房间翻了个遍。”这不是问题。他甚至没有惊讶。如果你都让人拿你的DNA翻来覆去了,他们当然也会把你的其他所有物翻个底朝天。

“我希望你有润滑剂?有么?”

“有时你对我说话的样子简直在拿我当智障。”

“太、阳、系。”

 
“滚、蛋。”

John吃吃笑了起来。这他妈的太好玩了。Sherlock基本从不说脏话。

“是Sarah提醒我的,”Sherlock承认道。

John猛地张开眼。“什么?Sarah?你从Sarah那拿来那玩意的?”

“哼。是一次性的。如果你喜欢的话,下次可以再拿个回來。”

“那个我曾经约会过的Sarah?那个雇我工作的Sarah?那个Sarah?”

“没错,John。”Sherlock打开润滑剂盖子,倒了点在手里。“我跟她说是为了个案子。”

John再度闭上眼。“她不会相信你的。”

“她比大多人都聪明。”

John笑了。由Sherlock嘴里说出那样的话就等同于说我爱你。John本该感到嫉妒的。但他实际感觉到的却是Sherlock放在他腿间的手指,他抬起膝盖。Sherlock很温柔,垂下头,望着。那很好。感觉很好。

“你——哦操——有没有研究过该怎么弄?”

“练习。”Sherlock说。用他自己练习。上帝。那为何如此性感?Sherlock抽回他的手指。

“我该转过身去么?”

Sherlock皱眉。“本来想看着你的脸但是……”

“我们来试试。”John用手勾住自己的膝盖抬腿至胸前。上帝,他感觉自己像个娼妓。感觉不错。Sherlock喜欢他这样。

内窥镜进去时并不疼。有点压力。但Sherlock的视线带来的压力更甚。John感觉得到。他的皮肤因那注视的热度而灼烧。John等待着,直至他大腿的肌肉开始颤抖。

“你能碰我么?我能碰自己么?我需要……”

Sherlock用他的手环住John的阴茎,抚摸着他,直至他射出来。

“把那个从我身体里拿出来。”

内窥镜取出后,John浑身瘫软。他在床上喘息了一会。

“这次我也能射在你身上么?”

John打开眼。Sherlock跪在床上,裤子解开,手里握着阴茎。

“要我帮忙?”

Sherlock怔住了。

“不,听着。我不会碰你。你来碰我。碰我的嘴。你已经做过了,只是不是用阴茎而已。”

Sherlock眨着闭上眼,手指关节泛白。John挣扎着坐起身。

“把裤子拉下来一点好么?这样更好。我保证。很好。坐到我手上。”

Sherlock在颤抖,他闭着眼,但他容许John为了平衡而托住他。

“只要你好了我们就开始,伙计,”John开口说话时,嘴唇几乎碰到Sherlock的阴茎。Sherlock可以感觉到John说话的气息。他往前推送臀部,而John张开嘴接纳了他。这并不是John提供过最棒的口活。不能用手令他有些不自在,但Sherlock在震颤,并且发出哭泣般的喊声。当他快要到时,John抽身让Sherlock射在了他的脸上。他们双双倒上床垫,喘息。

“手?”

John拉过Sherlock的手,搁到自己下巴上。性爱余韵中的拥抱,绝对Holmes式的。Sherlock叹息一声。“以后我要让你再来一次。”

John对他微笑,却在Sherlocck呻吟时皱起眉来。

“我咬到你了?”

“我忘了给你的精液采样。”

“哦,没事,以后总有机会。”

Sherlock用他空着的那只手抚上John的头发。床上散乱着证物袋,毛发样本,棉签,以及体液。他们的互动或许已经被Mycroft的某位变态特工记录了下来。这真是操蛋的一天。

John觉得,哪怕他到了八十岁,哪怕他把全部的事情统统忘记,他依旧会记得Sherlock的手指抚过他头发的感觉。

7.

Sherlock把他按在墙上要他,而John极尽所能地为Sherlock提供方便。所以,他一脚踩在沙发背上,一脚踩在厨房椅子上。他的屁股被托在Sherlock手里。头抵在墙上的笑脸和弹孔之间。哈罗。Sherlock的手指分开他的股缝然后——操,操,操。进来。

真他妈的美妙。Sherlock颀长的裸体紧紧抵住他。汗水让他们两个都滑溜溜的。John获准抓住Sherlock赤裸的肩头。亲吻他的脸庞。Sherlock的鼻子埋在John的颈间。他的呼吸灼热又糙烈。Sherlock颤抖着到达了顶点。

“拜托别停。不要停。操我。继续操我。”

楼梯上响起了他妈的脚步声。Lestrade的。而Sherlock还在射个不停。

“哦操。别开门!”

太晚了。门开了。Lestrade 跟 Hudson太太瞪着眼站在那。一秒间Sherlock险些把他摔掉。下一秒他紧紧把John拥在胸前。门关上了。

Sherlock的表情惊诧得像漫画。“一分钟后就下来!”

John用他的脸擦擦Sherlock的脸颊。“拜托让我弄完。拜托。拜托。”

Sherlock把他扔到沙发上,打开他的腿,將John含在他的唇间,并用一只手按住John的嘴掩住他的喊声。John喊了出來。每样东西闻上去都充斥性爱的气息。Sherlock头发凌乱,他吻吻John的小腹。

“我去拿枪,你拿上我们的衣服。”

John确认地点头。“好。”

衣冠整齐。子弹上膛。重步下楼。亲吻哈太太脸颊。出门召车,讥诮怒骂,罪犯,城市灯光。奔跑,跳栏,被揍头。案件解决。回家。子弹下膛。宽衣解带。上床。

Sherlock把John拉近点儿,紧紧地拥在他胸前。

“碰我,John。”

John的心欢欣地雀跃。

~完
Wriiten by: hbomb90

Original work: http://hbomb90.livejournal.com/1091.html

Summary:  Mike Stamford是个丘比特。
Permission:Absolutely, go right ahead please. -hbomb90



好吧,这任务可真够人头疼的。高层们大概是疯了,因为这坏天气抑或经济危机或者其它什么见鬼的XX理由,总之有人在捣鬼,而收拾残局的是Mike。

那是一个平常的礼拜二早晨。闹钟尖利的鸣叫将他惊醒,他步履蹒跚地走向浴室完成每日常规。咕嘟咕嘟地咽着漱口水的时候Mike突然有种预感这将会是美好的 一天。他的教学任务并不重,昨天晚上他就差不多把課备完了。看哪,那可怜的太阳正奋力试图冲破笼罩整都市的晨霭。这似乎向他预示,如果你在一个礼拜二的早 晨,六点四十五分时莫名地乐观的话,接下来肯定会有什么大大不妙的事发生。

事实上,直到半个小时之后境况还未急转直下。他坐着,愉快地,坐在他那完美无缺的伦敦东南角的小房子的厨房里,享受着进城上班前的宁静时光。他的早餐是法 式巧克力面包和一杯咖啡,他的猫Erato正亲热地用头蹭他的手。不,他正听着四号台播送的新闻,正在此时他的信箱开了,有什么东西被塞了进来后信箱门啪 嗒一声关上。Mike站起身来,漫不经心地掸掸领带上的面包屑走上前去弯下身捡起他的报纸。

那不是他的报纸。

是一个信封。红色,镶白边。没贴邮票。而他的名字,他真正的名字,金光闪闪地刻在上边。

没品,真的,Mike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坐下来。每当他看到这玩意儿出现时就联想起廉价的巧克力盒子。但高层们还总以为他们挺有品位的。Mike觉得他们搞 不好是中了什么黑魔法后思想被困在70年代了。叹口气,他坐回厨房里摇摇欲坠的小桌边,伸手够向一把刀,还有电话通讯录。

通常情况下,他并不认得他所收到的这些信上所提到的人的名字。于是就需要跑点小路来作作调查(自从街边那家面包店开张后,这活儿就尤其变得不轻松啦)电话通讯录自然是他开始查人的首选。

带着小小的期待(因为其实,说到底他还是很喜欢他的这份另类职业的。他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欢乐,那可是他当医生所无法达成的。当然咯,当他救了病人的性命时 他们很感激,但归根到底爱情是他们生存的动力)他裁开信封抽出那硬邦邦的白色卡片。那上面写有他下一个任务的名字,跟信封上一样,是用那种弯弯扭扭俗不可 耐的金色字体写就的。

他瞪着那行字。这名字真熟悉。这名字真TM熟悉。他太了解这名字啦。那上面两个俗气的金色大字是他从未预期会出现在这种卡片上的,那两个字跟Mike所存在的,那美妙的脱离理性的世界一点点关系都不搭。

“Sherlock Holmes”

喔老天。

Mike在通往伦敦桥的火车上盘算着这事儿,在开往圣保罗大教堂的地铁上盘算着这事儿,在走到巴兹医学院的路上还是盘算着这事儿。尽管Mike认为自己是 在盘算,多数过路人都会以为他在冥想。他的脸看上去实在不想是会盘算的人,而冥想这词简直就是为像Mike这种圆圆脸,胖乎乎,戴着副小眼镜的人创设的。 这个新任务令他格外地头疼。Mike在工作上挺在行的,一向都是。他的名字下没有污点,他没有完不成的任务。每一个他所被指派的人最终都找到执子之手与子 偕老的另一半。阴们和阳们,伊丽莎白们和达西们(注1),莫里斯们和克莱夫们(注2),戈梅斯们和莫蒂西亚们(注3),塞尔玛们和露易丝们(注4)。他靠 的可不是到处乱飞用箭射人,事实上他是一位伟大的媒人,为每个人找到理想的另一半,有时候额外地用他那超自然的力量推一把。这个过程有时需要几周时间,有 时需要几个月,有时则只需几个小时。但如果对象是Sherlock的话,那大概要花上几个世纪才行。(译者注1,傲慢与偏见;2,莫里斯的情人;3,亚当 斯一家;4,末路狂花)

如果对象是Sherlock Holmes的话,那就不是他需要某个人的问题,在Mike的印象中他根本谁都不需要。这家伙光凭着跟一个头骨讲讲话,有时再喝喝咖啡就活得挺滋润。唯一 能令Sherlock兴奋的是光怪陆离的案件,随后他就好像打了鸡血一般追逐着案件而去了。女人也好男人也好统统打动不了他,顶多就是令他被激怒或着偶尔 会令他产生带着好奇的纯粹好感罢了。这些年来,Mike也曾在Sherlock定义的这两个领域理进进出出,现在多多少少也算是定格在后者里了。有时候 Sherlock看到他出现在实验室里还是挺高兴的,因为他可以有对象诉说他的新发现了。有时候他保持沉默,就好像根本没察觉Mike的存在一样。 Mike知道人们多少都会对自己产生好感,就算Sherlock Holmes也无法对他这位掌管愛的大神完全免疫。

当Mike在那个命定的礼拜二早晨来到实验室时Sherlock Holmes就在那儿,显然拿什么东西做着……实验。Mike在这几年中学会了最好还是别问。因为要么Sherlock不会回答,要么那答案扑朔迷离得会让人想一个劲地问下去。

今天Mike所希求的唯有一段安静时光。最初的两个小时都花在同耳后汗涔涔的一年生的研讨会上了。那些学生要么就是前天晚上刚刚把脚上每根骨头的名字抄了 四百遍的小笨蛋,要么根本就没把要求预习的内容看全。有极少人提出有趣并且见解深刻的问题好令这研讨会变得有价值。然后用功的孩子们恼怒了,因为Mike 没完全按照他们没命地研习过的教程讲,懒惰鬼们在椅子上越坐越低恨不得沉下去好让自己消失:当然他们不会消失,只是会显得坐姿很难看,这点他们应当知道, 如果他们把要预习的内容读完了的话。

所以Mike在踱进实验室时都快把早上那封信的事给忘了,直到看到那位正在捣弄着试管的穿得体面谜样人物时他才如梦初醒。 叹!

其实还有另外一点:Sherlock是个模样周正的家伙,以一种奇特的,生硬的方式。不是每个人都会一上来就被他吸引但他有一种特别的魅力,而且往自己那 高高的身材上套衣服的品位相当不错。剪裁优良,上上之选的衣着,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打理得干干净净的外形,显然Sherlock对自己的外在修饰还是很 注重的,尽管其目的只是为了令他能在“咨询侦探”这一可疑行当上赢得适当的尊重罢了。

而那个小小的技术员,Molly总是为他着迷得眉飞色舞。啊对了,Mike还有一个特别的能力,他能看到人们的气场。当他在Sherlock旁边使用这项 能力时总会有点不自在,尽管对方绝对对此一无所知。他能想象Sherlock对气场这回事怎样嗤之以鼻,就跟Molly偶尔在他面前提起天使之类的玩意时 他所露出的那副见鬼的表情一模一样。

但就跟人们读得懂路标一样, Mike能看见气场:它们是如此之明显有时甚至有些烦人。Sherlock的,当然咯,通常都是蓝色和紫色:满足,自大,稍微带点恨意。当他在处理案子时 他的颜色会变得生气勃勃,富有热情,红色和深靛蓝色。Molly的只要一靠近Sherlock就会变成粉红色,害羞和隐约的期待,少女的暗恋。而当他为了 得到什么东西而同她调情时,她会变成淡淡的黄绿色的困惑,继而迸发出希望的火花,但是Molly,尽管她一直在喋喋不休这事儿,她依然是个现实主义者。她 知道Sherlock甚至不可能会喜欢她……但他的指甲太好看了,她实在忍不住爱上他。

Sherlock带着专注和属于科学家的冷静注视着他的试管,但他气场的颜色说明了一切:一种模模糊糊的蓝绿色代表担忧,橘褐色象征失望。Sherlock的脑中有什么顾虑。

Mike心中不由得一阵庆幸,说不定这任务也没他想象的那么绝望。或许这颜色跟什么罗曼蒂克的问题有关联……担忧和失望,忧郁总是同内心的问题相关。

“一切都还好么”Mike坐上一张脚凳,随意地发问。说真的他希望有张扶手椅就好了,但凡事不可能尽善尽美。

“嗯。”

Mike给了他五分钟让他开口说话。就算是大侦探也总需要个对象聊天的,Mike可没在这里的任何一个角落看见头骨先生。

“只是……”Sherlock开口道。Mike从他正在阅读的报纸中抬起头来。

Sherlock的颜色显示他的不确定,感觉迟疑。Mike不记得以前还在什么情况下在他朋友身上见过这种光景。挺新鲜的。

“我在城里找到了一处不错的房子……可是凭着我目前的收入付不起全部的房租,这还真……烦人。”Sherlock的颜色变成深红。这个男人不大喜欢同别人谈他的私事,并且他显然不愿承认他不能完美地掌控万物。

“我还以为你已經有一套公寓住了……?”

“喔好吧……我以前的确有。但我可以算是被驱逐了。”

“可算是被驱逐?”

“是没错,好吧,我被驱逐了。”Sherlock扔下他的移液枪,多少带点孩子气地。“我说,就算我往烤炉里扔了几个手指和脚趾头又怎么样。有些人啊一点创意都没有。”

他抱着臂试图做出一副愤慨的样子但以失败告终,最终沮丧地长叹一声,將手肘支在面前的试验台上用双手埋住额头。

“我都三十了而我需要一个室友。谁TM的想和我生活在一块?”他问桌子。

Mike,如果他仅仅是一个普通人而不具备这种超自然的力量和惊人的洞察力的话,或许会將这句话视作自暴自弃的言论而付之一笑,如果说他没有瞥见那深沉 的,疯狂旋转在Sherlock身周的暗蓝色的话。Mike恨那颜色,他很少见到它但每次它的出现都意味着坏消息;那是绝望的颜色。突然之间 Sherlock看上去不再像是一具不可触碰的破案机器了,他像一个活生生的人类。一个孤独的人,对于生活只有极少的需求,当然,他需要智力上的挑战,他 的工作,但他显然还渴望着别的什么东西。同伴……或者甚至是愛?

当然咯。Mike几乎要给自己来一脚。这还用问。高层们没疯,他们只是向Mike指出了某样他那僵掉的脑袋瓜几个月,或几年前就该注意到的事实。Sherlock Holmes或许是个神奇的人类,但他依然是人类。而人类需要什么?愛。

一个想法,并非理论,正在Mike脑中成形。或许Sherlock,这个冷漠疏离得不可思议的家伙只是简单达成了某项结论,那就是他永远都不可能找到他命 定的另一半。要成为他的另一半当然得具有不寻常的品质。或许Sherlock曾经寻求过,他偷偷地寻找过属于他的那个人,而最终放弃了所有希望。

这个理论具象化的速度越来越快。Sherlock是个不可思议的人类。如果说连一般人都需要爱的话那么不一般的人应该需要得更多。但 Sherlock,因为他没有找到爱就简单地让自己和周围的人确信说,他不需要这东西。因为他进化得比较快, Sherlock大概会这么声称。可悲的是,Mike会揭示真实问题所在。

而他并没有发觉这一点。

“喂,Mike我说这时候你是不是该同情地安慰我说一切都会变好的而我就该假装赞成你的意见。”

Sherlock把手臂往试验台上一摊,埋头嘟哝道。

一时间Mike大吃一惊还真以为 Sherlock会读心术,接着才意识到他只是在谈论关于找室友的问题而已。不错。

“喔不好意思。我说一切都会变好的Sherlock。”他自然而然地说道。

“谢了Mike,这就是我想听的。”Sherlock嘲弄但不带恶意地回答。他转身埋首于工作中,而Mike,感觉自己被搁一旁了,就决定走开去公园里坐着看会报纸什么的。

这些年来Mike学会了不去相信奇迹。作为一种超自然的存在,你会理所当然地否定“巧合”这种事情,所以当他再次见到John Watson时非常愉快。冥冥之中有什么真相被揭晓,而他最好坐直了认真听着。

他的老朋友看上去糟透了,这让Mike十分难受。他的腿瘸了,手上有显而易见的伤尽管John在尽力隐藏,他不得不怀疑“被枪打了”只是John在战争中 所经受的极少一部分创伤,因为他的黑眼圈和明显的消瘦并不见得仅仅是被枪击的结果。只是依然,他从对方身周那熟悉的气场中读出那就是他所认识的那个 John,尽管John自己一再否定他不是那个人。

他还记得当他刚刚搬到学生宿舍时,Mike还以为John是个二年或者三年生,因为他几乎已跟周围人打成一片。当他发觉John是跟他一样的新生,甚至比 他还小一点时大为惊讶。在那个第一年,他了解到了John Watson的许多事,比如说,虽然John是极少数没有接受过私人家教辅导的学生,却不可思议地聪慧,风趣,友善,而且,虽然并不很有钱,却很慷慨。他 知道John的学费部分来自于军队资助,Mike非常敬佩John决心跟随他父亲的脚步成为一名要经历险境的军医。他也知道John不是特别地直(这可不 是他的第一手经验)也不曾需要爱神的帮助。但现在Mike可不敢保证了。

John,显然对室友这个主意大感兴趣就跟着Mike回到了巴兹医学院。一路上他们都在聊天,Mike很高兴John并没有真的失却他的幽默感,只是把它们藏的更深了而已。当他打开通往实验室的门时Mike几乎要激动得不能自持。

他想得没错。这两人几乎可算一见钟情。那空气中的感应几乎让周遭万物的味道闻起来都好了点,听起来都好了点。John的颜色,原本是灰沉沉的,后来经过和Mike的谈话多少明亮了点,而现在好像一下子完全活过来了:黄色的困惑,红色的恼怒还有没错……粉红色的吸引。

Sherlock的颜色变化也差不多,只是在他试图用他的推理令John吃惊时他身上是高傲的蓝色,当对方困惑地注视着Sherlock时,那一点点代表 爱慕的橘黄色是Mike所见过有史以来Sherlock最快同某人发生共鸣的时刻。接着Molly走了进来,Sherlock开始拿她的唇膏打趣,从 John那儿闪过一丝绿色的火花。嫉妒……随之而来的是更多困惑的色彩。可怜的John,经历了几周以来静如死水的生活现在大概一下子方寸大乱,Mike 猜想。同时Mike也知道,这或许正是他的军医朋友所需要的。

终于,朝John眨一下眼后,Sherlock华丽丽地退场了。这一举行显然在他们的气场之间传送出小小的金色火花。Sherlock可真不是盖 的,Mike想,他居然看得出来John喜欢神秘兮兮的东西。所以最好还是不要把Sherlock的事情尽早透露给John,越神秘越浪漫嘛。

“是呀他总是这样。”Mike希望他的语调中透露出等量的赞叹和不满。

“真的?”John揉揉脖子问道。他的颜色稳定了点儿,但依然闪烁着温暖的光,在接受到那个眨眼信号后。

“是。他是个有趣的家伙。”Mike发话。

John恋恋不舍地將视线从门边收回。“是?他看上去……他看上去……挺有趣的。”

Mike使劲地咬着自己的腮帮好不要大笑出声。

“他是不是……我意思是说……”John的声音低了下去。

“啥?”

“没事……我待会自己问他就好。嗯,你还有事要办吧,那我先走了。”

“喔,好吧。再见到你真好John。我有你的电话你也有我的电话,我们可千万别再等五年再见面,好不?”Mike微笑着伸出他的手。

“不,是,没错。是啊再见到你真好,太好了。Mike。谢谢。谢谢你。”John终于意识到他还在不停地握对方的手赶忙心不在焉地松开,微笑。

“保重,John。”Mike同比他年轻的男人道别。John又笑了,透过门玻璃同他挥挥手,离开。

Mike一把抓起他的公文包在里面一通乱找后终于发现了那个信封。“看看,看看……”

他找到了,那个在几个钟头前还令他头痛不已的信封。打开信封他正好见证了最欢乐的那一刻,来自高层们的决定透过卡片上字母的变化显现。片刻后,卡上那俗气的金色字体这回被用愛心圈起来了(有时他真受够了那个,真的)如下:

Sherlock Holmes和John Watson。

真是俗不可耐,但就是这么不言自明,现在就靠他们两个啦。他们寻找到了彼此,他们的火花被爱神小心翼翼的双眼见证。他们会终成眷属,Mike推测着,尽管 这可能要花上不少时间。看看自己的表,Mike才惊讶地发现他本来以为最艰难的任务居然在午饭前就搞定了。他心中窃笑着走向钟爱的法式餐厅La Madeline……今天他绝对要给自己一点犒赏,来个巧克力泡芙。或许他一开始的预感就是正确的,今天就是美好的一天。

Profile

twilight_s
papaya_twilight

Latest Month

February 2014
S M T W T F S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 

Syndicate

RSS Atom
Powered by LiveJournal.com
Designed by Taylor Savvy